怀念自行车

  • 新闻来源: 永安公共自行车
  • 发布时间:2017/12/25 0:00:00
  • 点击量:84

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。当时国家还正处在上纲上线的年代,物质生活极其匮乏,能拥有一辆自行车是我当时最大的梦想。

      我8岁时开始学骑自行车,骑的是别人家的老式载重“永久”牌,相当陈旧,破烂不堪,也锈迹斑斑,但在我的眼中那辆车却不啻于一块美玉。那个时候拥有自行车的家庭不多,能有一部崭新的自行车已是奢侈,不是说八十年代三件宝:缝纫机自行车录音机吗?

      我当时又矮又瘦小,人没车高,劲没车大,但骑自行车那个“瘾”啊现在想起仍觉“贪婪”,吃完饭碗一丢就往朋友家跑,只要朋友家的老爸不用自行车,那辆车自然就归我们啦!

      学骑自行车我最有天赋。我先学“溜”车,即一脚踩在踏板上,一脚点地加速,半天不到我就学会了。由于个子矮,够不上载重车,只能踩“三角架”,饶是如此,还没出一天,我就骑得顺“风”顺“水”了。朋友则不然,他是属于脑袋特别笨的那种,光溜就学了三天,额上还摔出了两个“大烧饼”,踩“三角架”更需要人扶,不扶就倒。我当时哪有这个力气,一次在扶他拐弯时他的车头猛地一偏,我的小腿就被车支架伸出的绣弹簧活生生地钩去了一块肉,痛得我哇哇大叫起来,至今这腿上还留有清晰的“疤痕”。

       至今仍记得,有好几年,我们男男女女最少时十五六个,最多时三十几个,一般都骑着自行车,一个男同学带一个女同学,浩浩荡荡像一窝蜂似的家家户户去拜年。男生骑着自行车你追我赶,吓得女生又是尖叫又是忙着搂着男生的腰,肌肤相亲,荷尔蒙激增,男生骑得就更带劲了……

      爱情在这飞快的车轮声中悄悄降临。高三毕业,我们大都二十上下,青春年少,血气方刚,又正处于情窦初开的花样年华,对爱情朦朦胧胧,懵懵懂懂,期盼和憧憬着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早日出现。德国诗人歌德说过,“哪个男子不钟情,哪个少女不怀春。”同学情加友情再加爱情,亲上加亲、情上加情,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哪容肥水流外田。后来经查证,我们这个班配对成功的有三对。

      这是自行车时代的爱情故事,一如山楂树之恋的乡村爱情,自然自行车也就成了爱情的见证者。

      我应该感谢自行车,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它——我的这个忠实的、一言不发的好朋友!

      时至今日,也是自行车淡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。但我依然坚持,坚持骑自行车上班,因为我坚信:自行车绿色、环保,简单、方便。

      我至今怀念自行车,怀念自行车穿越大街小巷的那份洒脱;怀念年轻时代青葱纯洁“乡土式”的爱情;怀念自行车带给我充实收获而积淀厚重的那种感觉;怀念我所生活的那个年代和真实的拥有。

       自行车的情绪,是抹透明的蓝、温馨的绿、鲜艳的红,覆盖着或煽情、或痴狂、或懵懂的季节。而怀念自行车,则是一种情感的释放、一份回忆的美好、一缕思念的珍藏,把所有的成长都铺在路上、记在心里,踮起脚尖,去接近晴空的遥远,去感悟岁月的沧桑,去领略人生的真谛吧!